当前位置: 主页 > 工作动态 >

驱动创新和基础研究——杨卫院士作客西南联大讲坛第二十一讲

时间:2015-09-13 22:3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9月11日下午,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杨卫受邀作客西南联大讲坛第二十一讲,作了题为《驱动创新和基础研究》的专题报告讲座。武警云南省总队政委张桂柏,昆明理工大学党委书记周荣,昆明医科大学党委书记王灿平,昆明学院党委书记陈世波,我校党委书记叶燎原等领导到场参加。
 
 
校党委书记叶燎原教授在致辞中表示,1986年成立的国家基金委在二十多年间为我国的科学研究工作和人才培养工作及科学环境建设等做出重大贡献,为我国的创新驱动发展提供了创新型人才,而杨卫院士在其发展过程中起到了巨大作用。
 
 
 
讲坛在现场热烈的掌声中开始。何为创新?杨卫院士强调,创新就是知识活动与管理活动的不断更新。目前,以效率式、开发式、高新技术式、颠覆式逐阶而上组成的创新阶梯,是从由提高管理营销效率而引起的创新到由基础研究的新成果导致的创新,这是一个不断更新的过程;谈到科技发展的国际态势,杨院士提到了欧盟公布的《着眼增长和经济复苏,大力加强欧洲工业》所提出的以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实施工业化战略为核心的新工业政策、美国“国家纳米计划”、日本“WPI计划”、加拿大生物经济等。他表示,在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中,基础研究的重要性越来越受到重视。德国的工业4.0将制造业领域的渐进性技术进步描述为四次工业革命,美国从Nano,到NBIC,再到CKTS,科技发展呈现出多元深度交叉融合、叠加突破的征兆。而时下我国正处于效率式已难以延续、开发式举步维艰、资源式发展受阻于环境承受能力、高新技术发展始终差人一步、自主创新之路尚未完全走通的困境当中。从目前现状来看,在新知识方面,我国不是顶天立地,而是中腰隆起,简单概括就是顶天不够、立地不实、帅才不足;在政产学研用方面,我国未形成螺旋交织体,学校、研究院(所)、政府、企业、用户和金融机构未能形成螺旋式的系统。对此,杨院士指出,必须找对创新驱动的源头。
 
 
随后,杨院士用图表的形式说明科学技术的3D空间并阐释了科学与技术之间复杂、多重的关系。谈到基础研究,杨院士认为基础研究分为自由探索、具有行业和地区特色的基础研究、体现国家意志的战略基础研究以及全球挑战的基础研究四种类型。
杨卫院士提出,“未来,我国的基础研究要实现总量并行、贡献并行、源头并行的三大并行目标。”目前我国基础研究投入强度达10%,论文总量逼近美国,论文篇均被引数接近世界均值。谈及对未来的展望,他表示,到2020年我国将进入创新性国家行列,创新排名进入前20位。目标是每年涌现10项左右学科里程碑,学术地貌若干“隆起”,培育出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领军人才,更多科学家进入重要国际学术组织的核心领导。到2030年我国将跻身创新性国家前列,创新排名进入前10位;每年实现3至5项具有源头性的重大原创成果,形成一批学科高地的科学中心,产出一批从原始创新到应用的重大贯通成果。到2050年我国将成为科技强国,创新排名进入前3位。
杨院士指出,目前我国的基础研究已经取得铁基超导、多光子纠缠、中微子振荡、诱导干细胞、水稻科学研究、新结构经济学等举世瞩目的研究成果,但我国基础研究引领世界具有长期性和艰巨性。他谈到,基础研究发展周期长,能力的提升相对较慢,需要一代一代传承,而且高技术与应用开发追赶的速度会更快,新技术周期相对较短。我国基础研究要通过几代学人的努力才可能迎来原始创新能力的整体跃迁。杨院士也强调,“一旦引领世界,将持续很长时期。”
 
 
 
在观众互动环节,杨院士认真听取了现场观众的提问,并一一作了解答。杨院士寄语广大师生:要加强基础研究可延长创新链、开启产业链;在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的贯通上需要有体制和机制的安排;中国经济的中高速、中高端发展需借助于基础研究的引领;充分聚焦的联合基金是因地制宜、贯穿创新链的努力方向。
讲坛最后,校党委书记叶燎原向杨卫院士颁发了《西南联大讲坛主讲嘉宾纪念证书》并合影留念。
(校报记者 王智豪 郑燕敏)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